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岚哥的女朋友
岚哥的女朋友

岚哥的女朋友

把笛笛送回寝室后已经不早了,我就在笛笛学校附近的宾馆住下。

  躺在床上,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。电话那头笛笛和岚哥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,笛笛丝袜被撕破,被岚哥的大鸡巴狂顶,最后帮岚哥吹出来,还把精液喂给我吃。后来在车上,岚哥仅仅靠手势就把笛笛送上了高潮。

  这一切再回想起来,我真的想找岚哥讨个公道么,不要骗自己,现在自己能感到的只有一阵阵刺激,不然自己的手为什么不自己摸向了自己下面。

  岚哥说笛笛在玩我,其实我们俩都被岚哥玩弄在股掌之中。

  我幻想着如果岚哥的大屌真的插进笛笛的小穴,笛笛肯定一开始很难受,然后慢慢的欲仙欲死,岚哥射完一次以后求着岚哥说继续插笛笛嘛,笛笛好想被又大又硬的东西插。

  最后笛笛被插到起不了身,我到了后骗我她脚也崴了然后我扶着笛笛回寝室。

  然后精液从内裤里流出来,我闻到味道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  司机师傅从镜子里看到内裤里的精液,淫荡的笑起来。

  我幻想着这些刺激的场景,快速撸动着下体,几乎要射出来,这个时候门铃却响了。

  我只好穿好裤子,去开门。

  门一开,发现是刚刚和岚哥在一起的女生,只见她留着波浪卷,头发梳向一侧,上身穿着v领露胸装,下身穿着包臀裙,脚上是黑色高跟鞋。

  我问,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呀。

  她说,还装蒜呢,我是阿岚的女朋友,刚和阿岚来开房时正巧又看见你,听说你女朋友和阿岚走的很近,你也为此苦恼,想来和你谈谈心,看能帮你什么。

  这女生倒是通情达理,然而我裤子还顶着帐篷,于是背对着她走进屋说,你等等,我收拾一下,马上出来跟你谈。我进来努力缓和情绪,然后拿手机钱包,只听见门关了,女生走了进来,坐在了椅子上说,干嘛在外面谈,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,而且万一让岚哥发现了怎么办?

  我一想也对,说,好那就在屋里谈吧,我叫金阁,你呢。对方说,我叫碧莲,碧呢就是碧池的碧,莲就是观音坐莲的莲。我本该讨厌这样放荡的女生,但刚没发泄出来,现在还欲火中烧,所以竟然又硬了起来。

 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开放。

  是有一点。

  女生其实本来就该开放一点,不然那些好男生都被别的碧池抢光了。

  其实各有各的好啦,你看笛笛就那麽单纯。

  所以她只能呆在你身边咯,你觉得你算好男生吗。

  我觉得还行吧。

  可我听说你那里不太行呀。你知道我为什么跟着阿岚么?因为他下面大。你们男生谁下面大谁下面小,我们女生圈子里都一清二楚,现在她们整个拉拉队都知道你是个小鸡巴了。当时我献出处女身,又百般呵护,才把阿岚拴在身边。你知道那些拉拉队员为什么要进拉拉队么?就是为了和鸡巴大的男生套近乎。你别看她们一脸单纯,其实没那麽简单的。你们家笛笛是不是,我就不知道了。

  笛笛真的很单纯,是岚哥在利用她。笛笛她不会嫌弃我那里小的。

  哦?那她刚刚在出租车上怎么高潮了,为什么私底下愿意和阿岚出去?为什么现在还不让你破她处。

  这个,那个。

  不要不承认,我问你,你让她舒服过吗?

  (我心里想,每次笛笛都在服侍我,她自己很少感到舒服,可是笛笛自己说过,看到岚哥下面她就会湿甚至高潮。电话里岚哥可以通过摸乳房的技巧弄得笛笛娇喘连连。)碧莲凑过来,坐在我床边说,想不想知道怎么让女人高潮。学会以后保证你的女朋友欲仙欲死。

  我的心脏砰砰跳。碧莲的腿蹭到了我的腿,胸在我面前一览无余,高跟鞋晃来晃去在地板上敲着响。

  我忍不住了,一翻身把碧莲压在床上,准备扒光她的衣服。碧莲把手伸到我下面打开拉链伸了进去,边捏边说,比传闻中更小呢,真可怜。

  小处男,你这个小东西是不能让女人高潮的知道吗。说罢,轻轻的推开我,让我躺在床上,用双膝走到我头上。

  我看着白花花的大腿,粉色的内裤,阴茎已经硬到了极点,可是我的阴茎是不能让女人高潮的,那我怎么办。

  我看着碧莲一点点褪下内裤,放在我阴茎上。阴部慢慢靠近我,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我好期待她坐我脸上,快来吧,快来吧,我好想帮她舔啊。

  她坐下来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,觉得这才是属于我的姿势。

  我用舌头舔着,突然有东西流进我嘴里,什么味道,淫水吗,不像,是精液。这种屈辱的感觉让我走火入魔,舌头更疯狂的舔舐,嘴巴更疯狂的吸吮,用内裤套在自己的小鸡巴上疯狂撸动。

  碧莲淫荡的说,懂了吧,你们这些小鸡巴男人让女人高潮的方法,就是帮女人舔被大鸡巴操过的穴,哈哈哈哈。

  此刻的我十分认同,更加卖力的舔弄着。

  碧莲又说,我听你女朋友和阿岚说你很喜欢吃,我就给你带了点新鲜的。所以刚和阿岚操完,我就过来找你了。我对你好不好。

  我不能说话,只好用行动回答,用尽全力舔碧莲的沾满岚哥精液的小穴。碧莲兴奋地直娇喘,这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男人,虽然我用的是舌头。

  我变着花样搅动着,碧莲一声高过一声,终于她喷出了一大片淫水,弄得我脸上全部都是,我也射到了她的内裤上。

  碧莲继续坐在我脸上,我努力感受这最后的气息,一会儿碧莲从我脸上下来,我猛烈呼吸解决刚刚的缺氧问题。

  碧莲拉好裙子,一刻也不逗留,踏着高跟鞋向门外走去,还说,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说的对不对。

  对,怎么不对,我就适合在女人胯下舔她们装满大鸡巴男人精液的小穴,我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到已经无法自拔。

  我握着碧莲的内裤,回味着碧莲那神圣的胯下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早上醒来,觉得自己脸上粘糊糊,手上的东西也粘糊糊的,嘴里仍然一股精液的味道,感觉恶心极了,去马桶吐了出来。

  然后赶快洗澡,去赶当天的课程。路上的我在怨恨自己,昨天到底干了什么。但想到碧莲那狐媚的模样,真的好想,再被她坐在翘臀下蹂躏。

  不行不行,清醒一点,昨天那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。

  【完】